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管理——红色文化

周增明——打造钢铁团队!红色管理——中国最好的管理!

 
 
 

日志

 
 
关于我

红色文化——中国的伟大文化!红色管理——中国最好的管理!打造钢铁团队!最优秀的管理在军队!向军队学习是提高管理水平的最佳途径!

网易考拉推荐

“以虚控实”的中国式管理  

2009-12-16 15:59:39|  分类: 管理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虚控实”的中国式管理

缪叶刚

关注西方管理和企业经营的人,也许会有这样的感受:在西方企业中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搬到中国企业来却往往难以奏效,甚至难于推行。这样说,似乎是给近年来日益红火的各类MBAEMBA热泼了盆冷水。但事实确是如此,不容狡辩。西方的管理技术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到今天已然是蔚为可观,无疑对提升企业经营有莫大助益,这是中国企业经营者必须要学习的。然而管理的重点在于管理的有效性,“管理必须要创造成果”。因此,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西方管理在中国会出现如此多水土不服的现象?

 

要探究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回到管理学上一个最核心的观点,那就是“管理的核心在于人”,而人的思维、价值观,及相应的行为模式,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表现得千差万别。今天的心理学、行为学和社会学研究者,是断难忽视文化环境对人的心智和行为模式的影响的。同样的,管理理论也必须充分考虑不同的文化背景的适应性。

 

如果同意这一点,那就不难明白,针对西方人特点而发明的西方式管理必然有着浓厚的西方文化内核。这一文化内核,简单说来,就是如马克思.韦伯所描述的“新教伦理”,乃是发端于对上帝的某种敬畏,是一种强烈的的信仰。因此,西方人所表现出的独立人格和个人主义,使得西方式管理能在权利和责任之间划出清晰的界限。但这种情况对于中国文化孕育下的中国人,则不大有效。中国文化,是一种集体主义的文化。而中国人的心理和行为,具有很大的“模糊性”。无论你承认或者不承认,几千年中国文化熏陶下的中国人,感性层面的丰富程度是西方人所难以想象的。无怪乎从理性层面出发构建的西方管理理论,到了中国会处处碰壁了。中国目前的国情决定了,我们所需要采用的方法论依然还是脱不开张之洞所论述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窠臼。这是由我们这种文化的特质所决定的,旦夕之间难以改变。

 

既然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要回到一个出发点,采取这样的一种态度,那就是从中国传统文化出发,来借鉴、吸收和应用西方的管理理念和技术。发端于这一思想的“中国式管理”,借着国学热的兴起,过去几年间在华人商业社会掀起阵阵热潮,而其提出者台湾师范大学曾仕强教授是不得不提及的一位,他的大著《中道管理:M理论及其应用》,则是其中国式管理思想的最好总结。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本写给管理者,特别是企业高层管理者看的书,其核心是对中国文化,以及中国文化孕育下的中国人的精深解读,而以管理的形式表现出来。在曾教授看来,“以虚控实”是中国式管理的精髓。“管理哲学是虚,管理科学是实,以管理哲学来善用管理科学,便是以虚控实。”

 

2000多年前老子就指出“无”的重要性。“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一种隐而未发的潜在力量,天下万物皆由这个“无”生发出来。在曾教授看来,无形之力胜于有形之力,以无形驾驭有形,往往既省力而又事半功倍。因此他建议,“西方的管理科学是很实的,你可以把它当做‘术’来用,但是你一定要有虚的东西。而虚的东西就是我们中国的管理哲学,我们的道学。用我们中国的管理哲学来善用西方的管理科学,这样就正确了。”我们不得不佩服他的深刻洞见。

 

西方的传统思维注重分析,自工业革命以来,在技术和工具方面具有极强的领先优势。而相反,中国的传统思维则重综合,具有很好的整体观念,表现出来的就是我们的哲学,无论从道家还是儒家,我们看到的都是对整体观念的阐述。比如老子的“无”的思想,以及儒家的中庸思想,都是崇尚科学的西方传统中所不具备的,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就曾对老子推崇备至。因此说,整体的哲学观,是中国文化的优势所在。曾仕强认为从古至今,《大学》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管理哲学。他认为:“大学一向被当作修身立德之门,实际上是管理哲学。可见管理者和被管理者,都应该修身立德,注重自己品德修养。管理者自己修养良好,然后大家好好商量,找出一个合理点,一起把它做好,这就是管理。我们以‘明明德’为根本,以‘亲民’为功夫,以‘止于至善’为目标,便是我们中道管理所提出的M理论。”

 

这里所谓的M理论,就是曾仕强教授所发明的中国式管理,这一理论由以下三个向度构成:“安人之道”、“经权之道”和“絜矩之道”。 “一切管理措施,均以安人为衡量标准;原则确定后,视企业内外环境的变迁而持经达权,以求制宜,谓之‘经权’;衡量及变通时,将心比心,称为‘絜矩’。‘安人’是‘仁’的表现,‘经权’是‘义’的方法,‘絜矩’为‘礼’的态度,三者密切配合,才能合乎中道。”

 

中国人向来讲究两个字:“安”和“足”。在西方社会中,责任和权利以及相应的收益是明确的,没有过多的感情纠葛,一切照章办事,因此不存在制度以外的管理因素。但是中国人不同,中国人的所谓“安”和“足”,不仅在收益层面,而且更多地在情感层面。中国人讲究的是“心”,“人心向背”足以决定管理的成败,这是需要管理者密切关注的。因此,“我们的中国式管理强调的是把人安好。只要把人安顿好,管理工作就完成了一半。”可以说,“安人”是衡量一切管理工作的最高标准,也是奠定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社会环境在变,因此,企业的制度、管理方法也必须随之做出相应调整。但是,如何变才能最有利于企业经营,是企业经营者需要考虑的事情。变的目的是为了提高企业经营效率,但是,变的前提是安,如果变的结果是大家都不安,那这样的变就有问题。因此,一个总体原则是:不可不变,但不可乱变,而是要应变。中国文化莫出于《易》,曾仕强教授在《大易管理》中有一个精辟的论述:老子是为最高智慧的人解释易经,孔子是为中等智慧的人解释易经,而墨子则是为普通大众解释易经。中国文化,受《易经》的影响是很深的。《易经》中蕴含两个思想,一个是“常易”,这是原则性的东西,是不能变的,后世儒家称为“经”;一个是“变易”,是可以变的部分,后世儒家称为“权”。儒家的观点是“持经达权”,也就是在保持总体原则不变的情况下,适时应变。应该说,这个思想是极有启发性的。现在很多企业在讲变革,但是,变革过程中忽视了社会环境和企业自身的具体情况,变革也就不可能会有效果。我是不主张跨越阶段式的变革的,企业经营,有其规律性,盲目乱变,结果是变得大家都不安,企业经营也不会有任何的进步的。这样的乱变,是不可取的。

 

那么,如何应变?曾教授认为要求助于“絜矩之道”。所谓的“絜矩之道”,按管理学术语讲就是人性化管理,这种管理思想的要求就是顺应人性需求去管理,“最主要的目标就是使人员安于工作,安于生活”。 中国人很少讲智慧、能力,中国人更多地讲的是“心”,比如“心心相印”、“人心向背”、“心想事成”等等。所以在管理过程中,管理者要抓住的是员工的心。孔子总结他思想的最重要的一个字就是“恕”,也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凡事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互相尊重,互相体谅,才能获得最好的合作基础。曾仕强教授因此总结道:“我们的管理人性化,就是要把人员的‘向上心’激发出来,满足人员的自尊心,让人员在情绪稳定的环境下,心怀实现企图的希望。”

 

无可否认,现代管理以进入“理念导向”的时代。没有好的管理理念,是很难经营好企业的。M理论的关键在于“中道”二字,提倡的是一种中庸理念。中国文化是向来讲究中庸的,所谓中庸,并不是墙头草,两边倒,不是骑墙派,而是追求合适、适度。“管理者必须先有清楚的头脑,才能够应‘时’而造‘道’,在现代的环境中,找出合乎自己要求的管理大道。头脑清楚,要求的是理念正确,是成为管理者的先决条件。”

“中国管理模式” - 凤归来 - 新思路!新起点!管理定江山!

  评论这张
 
阅读(54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