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色管理——红色文化

周增明——打造钢铁团队!红色管理——中国最好的管理!

 
 
 

日志

 
 
关于我

红色文化——中国的伟大文化!红色管理——中国最好的管理!打造钢铁团队!最优秀的管理在军队!向军队学习是提高管理水平的最佳途径!

网易考拉推荐

“大”之祸  

2009-09-13 12:22:45|  分类: 管理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之祸

/武晓宁

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历来崇尚“大”的概念,这些大的概念,是由于地理,历史,文化等各种原因形成。

首先,我们国家的领土广阔,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南北气候变化大,自然物产资源丰富,其次我们的历史悠久,洋洋洒洒上下五千年,我们在历史上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也是属于世界领先的经济和政治体,而到了近代,我们又多了一个第一,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历史上“贞观之治”“文景之治”使得我们已经习惯于用一种大国的姿态去面对外面的世界和面孔,这种“大”的梦想一直持续到清末的时候,被西方列强的枪炮所唤醒。

然后,我们一下子陷入了集体性的自卑,将自己的传统文化全部抛弃,奉西方的一些理念和知识为真理,新中国的前辈们苦苦的思索和探索新中国的出路,最终在毛爷爷的领导下,我们进入了一种结合封建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一党专政。

近些年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那种残留在我们骨子“大”的情节又开始不断的膨胀,每个机构都以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上“中国”两个字而自豪,似乎这两个字能提升自己真正的实力,以国企为代表的计划经济最终由于改革才获得新的活力,但是,在金融,通信,能源,金属,能行业,垄断一直生生不息。

随后,又是一轮又一轮的大学合并浪潮,似乎大学之“大”在于其校园面积之大,在于学院之多,学生之多,而非大师之多。

在企业方面,随着近几年来国际化的浪潮,一些大的企业有开始纷纷打着“进入世界500强”的口号,不断的再国际市场上进行扩张,海尔,TCL,联想,不断的并购,企图将企业做大,于是,我们又陷入了对“大”的盲目追求。

考察一个组织或者国家的竞争力的强弱,一方面是从“量”的角度去考量,另外一方面则是从“质”的角度,无疑,我们都有着对量的盲目追求,而量只是一种外显的,人第一眼看到的东西,只是在远远的地方看着给视觉上一种冲击,但是“质”却是一种经得起细细的考究,经得起时间的检验的东西,是一种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通过系统的持续不断的努力而追求的完美的精神和理念。

日本和美国的质量还有德国的质量可谓是世界领先,这源自于他们对质量的精益求精的追求,这在某种程度上得益于某几个人,首先是质量管理之父—戴明,和朱兰在日本发起的一场全面质量管理的旋风,在当时,日本各个企业纷纷前往学习,在短短的几十年之中,其产品特别是汽车和电子产品的质量就已经被世界所认可。

在此之后,美国也开始在克劳比的带领之下刮起了一场全面质量管理的风暴,各个企业纷纷建立全面质量管理体系,将质量的提升转换成一个企业中所有部门和员工行动,并且融入到企业的机制中去。

而对于德国来说,历来就有着严肃,高标准,对细节孜孜不倦的追求的精神。

     对于这些经济体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在“质”上的取胜,并且把质量的概念变成一种系统的,持续不断追求的,融入到企业的每个环节中的精神。

     我们的民族之中没有这种追求完美的系统的,持续不断的努力的精神,相反,我们则是有着隐藏在“大”的后面的劣根性。

     由于一味的追求“大”,我们总是停留在集体的光环之中,我们都成为集体主义的忠实信徒,重视的是整体所呈现出来的规模上的宏大,并且及其享受这种宏大所带给自己的光环,所以,我们忽略了对细节的不断完善,没有了对完美的不懈追求的精神,本着一种“差不多”的生存哲学,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中,这就好比我们的传统语言-文言文,一种模糊的语言,而非精确的语言,所以,万事都模棱两可,最终的解释权在自己,害怕将自己尽可能精确的思想暴漏在光天华日之下,来接受人们的质问和推敲,一面暴漏了自己的无知和肤浅。

而社会的进步,科学的进步,都是建立在一大堆细节和确定的东西之上,只有对这些细节的不断追求,并且在这个基础上不断的更新和积累,这样才会慢慢的向前发展,这样,前一代人需要天才来完成的事情和东西,在系统性的组织成可操作性的知识之后,才具有可传递性,才能使下一个时代的每一个平凡的人都能掌握,这就是进步的实质。

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转化成“可操作性的知识”---这是全面质量管理中提出的概念,所谓的可操作性指的是客观的,确定的东西,比如你是一家饭店的老板, 你对自己餐厅的服务员说把桌子擦干净,“干净”就不是一个可操作性的概念,而是一个主观的概念,会因每个人的理解的不同而不同,比如一个叫花子严重的干净绝对是不同于一个从小就生活在富贵之家中的大小姐对于干净的理解的,正因为如此,所以质量也就没法控制,所以,必须将其规定为一种不因人的理解的不同而不同的概念,这样,对他的描述就不是来自于我们词汇中主观的部分,而是尽可能用客观的词语描述,如“用一张干净的餐巾纸才桌面以XX大的力气擦完一遍之后,纸上不留任何看得见的脏东西”,当然,我们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客观,所以,这就需要培训,使得每一个员工对组织的某些观念达到统一客观的共识。

 

而我们对于细节的忽视,对于客观的“差不多态度”,对于完美的不顾一屑的结果便是,虽然由于外界的原因(历史,地理等)我们整体呈现出越来越大的气势,可是其中的每个人,却仍然在能力上,组成整体的每个细节上,仍然呈现出停滞不前甚至是越来越恶化的情况。差不多,变成差的越来越多。

 

当然,对“大”的追求的延伸的另外一个层面便是对权力的追求,对于控制欲得追求,希望尽可能的将诸多的变量操纵在尽可能少的人或者机构的手中,尽可能的去消除这个世界本来所呈现的“多样性”,去塑造简单而服从的社会,使得变数尽可能的少,所有的一字儿尽可能的容易操控。而不是,做好自己的引导性和辅助性工作,服务性工作,极大的去唤起和激发每个多样性单元的自身活力和创造性。

 

将整个国民经济看做一个整体的话,价值的创造来自需求的拉动,一方面是内部的消耗,即国民消费,另一方面是外部的拉动,即国际贸易。

    近些年来,由于国内的廉价劳动力,一些先天的资源,国际需求极度的拉动了经济的发展,我国GDP一个劲的增长,对外贸易依存度也不短的上升,从而也拉动了整个国内产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所创造的财富很大的部分进入了国家的口袋,比如垄断性的行业,国有企业,另一部分进入了少数资本家的口袋,大,中小型企业的老板等,同时,政商相互暗中交易,不断壮大对方,所以,我们一起所创造的大部分财富都集中在极少数的人的手里,尽管GDP不断的飞涨,可是普通员工的薪资却远远落后于经济的增长,而这些每个企业里普通的员工却是国内消费的主体,是内需拉动的最大力量。

    所以,结果就是经济发展对外依存度过大,内需拉动不足,国家尽管一个劲的用这些年代积累的资金储备增加公共投资,进行所谓宏观的调控,但是,却没有解决根本的问题,内需的强大来源不是国家干预的结果,而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在用自己创造出来的相对充裕的收入实现自己幸福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整体性源源不断,强劲雄厚的消费拉动力。

我们共同创造的财富的渠道不应该是经过国家的宏观调控和投资或极少数的富人的消费流进消费市场,而是需要经过广大的人民群众,数量众多的中产阶级来促进内需,是经过浩浩荡荡的无数“小虾米”,而不是为数少得可怜的几条“大鲨鱼”。

一个经济体的活跃和繁荣靠的是其中的无数的中小企业的不断创新和竞争的结果而不是少数的几条大鱼大鸟,也许在经济发展顺利的时刻,这些大鱼大鸟们能享受“海阔凭鱼游,天高任鸟飞”的畅快,可是,一旦经济出现动荡,当外部环境一旦出现变化或者危机,最先受到影响和危害的首当其冲的当然使这些大的组织和机构,就像一片海域一旦慢慢的干涸,首先暴漏在外面被浅水困死的是那些身体巨大,对外界的需求依赖性强的大鲨鱼一样。这是自然的规律,也是经济的规律。

德鲁克在《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的开头就对美国从1965-1985年这二十年来的经济的飞速增长和所创造的4000多万个就业岗位提出了自己的解释,这些都是由中,小规模的机构提供,大多数是中小企业。

 

   英语中有一句谚语“Dont put all the eggs in one basket”这句话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可是真正按照他去行事的确是少之又少,在企业不断的扩张的同时,一些企业却走上相反的方向。如日本的软银集团和英国的维珍集团。

在软银刚开始发展的时候,靠的电脑的普及而发展起来,到目前为止软银在全球投资过的公司已超过600家,在全球主要的300多家 IT 公司拥有多数股份。软银的理念并不是将自己的企业做大,而是通过参股的形式持有或者进入某些企业,但是,却不负责企业的经营权,这样虽然,自己不断的扩大,但是,却将自己的资金分散在众多的行业和企业之中,而这些企业之间又是彼此独立自主的经营,所以,最终以小成就了大。

 

   在英国家喻户晓的维珍集团亦是如此,理查德?布兰森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从一本学生杂志起家,带着商业初学者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建立了维珍公司。现在已经发展了200多家分公司,维珍的名字写满了飞机、火车、移动电话服务器、音乐连锁店,甚至婚纱店中其集团下大部分公司也都是独立自主的经营。

 

正如维珍的商业理念:挑战巨头,所谓的巨头都会遭遇大之祸,对市场的反应不灵敏,服务落后,创新慢,存在一些市场的盲点,而一旦这些盲点稍微呈现为一种小的趋势的时候,既是可以形成以个nich market,从而带来新的机遇和市场。

  

   这些企业所遵循的哲学便是尽可能的追求简单和超越“大”所带来的复杂性。小中自有其自然之道。

 

先天性,自然的特性

一堆石头,比较大的话,中间会有很多的空隙,如果有一些细小的石子或者沙子的话,他们之间则会结合的非常紧密,对空间(资源)进行了更加有效的利用。

 

同时,大的东西,移动起来不是很方面,需要消耗很到的外部资源,比如搬一块大石头会消耗更多的能量,同时,大的事物,对周围也会产生更大的影响,有正面的,如大的企业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也有负面的,人们赖以生存的大的体系一旦崩溃,就会祸及与之相关的很多事物如大企业的破产,会有大批的人失业。

 

容易在敌人们面前暴漏自己,包括弱点,自己行为的动向,甚至是自己的优点,巨大的内耗产生了巨额的成本,同时,也就加强了部管理的依赖性,一旦内部出现混乱,将会引起巨大的问题。

 

一旦一个系统过于庞大和复杂,超出了人的感知和控制的局限,就会陷入没有“首领”的地步,没有人对整个系统的总体表现和结果负责,no one responsible for the whole. 结果便是,微小的因素和变故经过”蝴蝶效应”,慢慢累积成让人措手不及的“黑天鹅”,因为,意义和理解来自于整体和联系。

经济的发展做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美国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引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就是因为没有人对整个经济体系负责,这是意识和知识上的缺陷,但是,一旦一个体系过于庞大,当人们想对它的整体进行负责时,却分不清体系的边界,搞不懂各种力量之间的关联,这时会演变为能力上的不足,心有意而力不足。

 

人的因素:

一旦有人参与与介入的东西,就有了与人的心理情感等有关的一些特性:

最常见的就是比较心理,我们必须通过与身边的人的比较,来认识早自己的位置和价值,但是,正式因为这种比较,产生了一些人类的劣根性,一旦发现,在自己目所能及的实现范围内自己处于强大的角色,会出现的一些表现:

 

自以为是,骄傲自大,

人的劣根性,天性的对权力和荣誉的追求,一旦开始有这些东西,便将眼光聚集于此,头仰得老高,闭上了对外界的双眼和关注,沉浸在自己的虚幻之中,从而,成为了一个半封闭的系统。

自以为大的话,就不会虚心的学习,这样的话,就减弱了自己适应变化的能力,当那些虚怀若谷者都在不断的进步和吸收知识的时候,大的你却停留于此,从而,减缓了自己进步的脚步,

只有虚心才会学习,和进步,就像一个杯子,如果觉得自己已经装满的话,便不会再往里装水,只有谦虚才能进步。

谦虚并不是自悲,而是有着一种更宏大的视角和参照体系,在这个体系之中,他是渺小的,人需要进步很多,这是一种世界观,一种人生理念。

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也会产生一种危机意识,特别是和竞争对手相比较的时候,只有在一种危机的意识下,才会不不断的进步,那些由最基本的生存的本能所激发出来的能量才最稳定和强大的。

“中国管理模式” - 凤归来 - 新思路!新起点!管理定江山!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